营收不及大疆的0.2% 却抢先上市

2019-12-26业界新闻
如果说无人机圈也有网红的话,亿航绝对算是一家,曾经这家网红无人机在2016年1月于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上,凭借载人无人机“亿航184”一战成名,2017年亿航“丢失”了迪拜道路运输管理局无人机的士服

  如果说无人机圈也有网红的话,亿航绝对算是一家,曾经这家网红无人机在2016年1月于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上,凭借载人无人机“亿航184”一战成名,2017年亿航“丢失”了迪拜道路运输管理局无人机的士服务订单,随后市场对其关注一直热度不减,喧嚣多日的上市进程也终于尘埃落定。

  美国时间10月30日,中国载人无人机制造商亿航美国SEC递交招股书,准备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EH”,拟融资1亿美元,摩根士丹利和瑞士信贷将担任主承销商,needham&company和老虎证券将担任联席副承销商。

  招股书显示,亿航无人机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3169万元、6649万元、3238万元,同期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8658万元、8046万元、3764万元。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大疆营收分别为27.2亿元、59.8亿元、97.8亿元、175.7亿元;净利分别为7.1亿、14.2亿、19.3亿、43亿。

  从可对比的年度,2017年营业收入亿航3169万,大疆175.7亿元,亿航营收不及大疆的0.18%。

  大疆在2018年还曾通过竞价的模式完成了一轮数亿美元的融资,投前估值就达到150亿美元。

  截至招股书发布,亿航已经交付了38台乘用级自动飞行器,用于测试、训练和演示,并建设了两个用于智慧城市管理的指挥控制中心。此外截至招股书发布,还有28个乘用级自动飞行器订单尚未完成。公开资料显示,“亿航184”售价约20万美金,双人乘坐版“亿航216”售价25万美金。

  工科男造出第一架载人无人机

  亿航的创始人为胡华智,清华快班计算机专业的他,早期成立了“北京亿航创世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如今亿航的前身,曾经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60年国庆、世博会、亚运会等重大项目提供指挥调动系统解决方案。

  指挥调度,听起来与无人机行业相去甚远,不过也为后期无人机的商业化奠定基础。

  凭着对飞机的一腔热情,胡华智开始研发无人机,胡华智道:“我其实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特别喜欢搞技术、搞研发。在公司成立之初并没有团队,GHOSTDRONE1.0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做。”

  2014年,“亿航184”研发出来之前,Ghost Drone 1.0实际上是亿航的核心产品,基于 APP操控模式的Ghost Drone 是一款消费无人机,早期为亿航吸引了GGV等一众投资机构。

  2014年11月11日凌晨,亿航Ghost无人机在美国众筹网Indiegogo顺利上线,来自世界各地的用户纷纷下单支持,持续了2个月最终筹得了86万美元,打破了当时中国科技产品海外众筹的最高纪录。

  凭借这款产品,三轮国内外众筹项目下来,亿航共筹得100万美金,再加上2014年底获得了由GGV领投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以及2015年4200万美元,亿航终于拿到了让梦想落地的资本。

  但是2015年后,甚至2016年推出单座型载人飞行器“亿航184”后,亿航都没有再传出融资信息。

  持股方面,IPO前,首席营销官胡华智持股为45.6%,首席营销官熊逸放持股为3.4%,首席财务官刘剑持股1.3%,GGV持股为10.8%,真格基金持股为7.6%,Ballman Inc.持股为7.1%。

  避开大疆,发力工业级市场

  民用无人机可分为工业级与消费级两种,目前,消费级无人机主要用于个人航拍,大疆牢牢统治中国甚至全球消费无人机市场,难有公司与之匹敌。根据Gartner数据估算,我国在民用无人机领域至少控制了全球70%以上的市场,中国大疆在民用无人机市场上排名高居第一,泰晤士报更是认为大疆占据了72%的全球无人机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7年,大疆创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8亿元、97.8亿元、17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2亿元、19.3亿元和43亿元,这样的营收规模和亿航相比明显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正是因为大疆高不可攀、牢不可破的地位,很多公司很识趣的放弃消费级无人机这一领域,亿航也是其中之一,招股书表示亿航从2016年底开始逐步淘汰消费级无人机业务。

  亿航在无人机领域一直谋求开辟第二战线,避开大僵在“散户”(C端)领域的竞争,工业级无人机是亿航无人机发力的重要领域。凭借过去在调度系统技术的沉淀,亿航开始大刀阔斧将无人机与指挥调度监控系统对接、拓展到智慧城市管理和航空媒体解决方案、客运、物流中。不过整体来看,工业级无人机应用的落地带来的收益相对有限且不稳定。2018年,智慧城市管理占总营收的45.8%,2019年上半年只有0.4%。

  从2017年开始,亿航就频繁与各地政府合作,帮助其实现政务数字化转型和智慧城市管理,突发事件时,可以通过系统指挥调度中心,指挥联网无人机实时采集数据,实时远距监视、调度、控制和干预,节省人力成本。

  除此之外,亿航组建了无人机编队,进行无人机空中飞行表演,开创“全球空域造景媒体”,自主研发的全自动无人机集群控制系统使1个人1台电脑即可控制1180千架无人机编队飞行。

  物流方面, 2018年6月,亿航还与永辉超级物种达成战略合作,尝试智慧零售+无人机配送模式,广州的一家M + Park商店已经开始试点服务。今年5月,国际航空快递企业DHL中外运敦豪与亿航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发布了国内首个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以应对中国城市地区的最后一英里交付挑战。据了解,无人机配送最大的优势是大大降低快递人工配送成本。有数据显示,人工配送一单快递的成本在7至10元。如果采用无人机送货,一单配送成本可控制在1.5元以内,仅为人工配送成本的六分之一,或许很快用无人机送咖啡这种曾经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要成真了。

  事实上,除了物流配送,空中客运交通方面,也是亿航侧重的一大市场。摩根士丹利一份报告显示,城市空中移动出行国际市场规模将在2040年达到1.4万亿美元,可见空中交通未来营收潜力大。

  官网信息显示,亿航的使命是让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安全、自动、环保的空中交通出行方式。胡华智还曾提出「空中巴士」这一概念,“现在 500 米到 1000 米的低空飞行区域还很纯净,如果能把这部分低空利用好,到那时就真的可以为如今的地面交通拥堵问题提供颠覆性的解决方案。而我们未来的角色就是无人机航空公司,把机场、航线搭建好,其他无人机制造商的飞机也可以由我们来托管,让他们专注做属于自己业务的那部分。”

  随着地面交通资源的紧缺,就「空中巴士」这种愿景,国内外企业如Uber、空客和Google都开始纷纷布局。据悉,巴西率先实施“打飞的”城市圣保罗,空中打“飞的”的价格仅为计程车的2倍,而用时仅为地面的1/12。

  2019年,广州市政府与亿航智能达成战略合作,并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广州成为亿航全球首个空中交通试点城市,广州副市长王东也提前试坐了亿航184 俯瞰城市。

  由此可见,“空中巴士”不是梦,但这距离商业化的那天还很遥远,招股书公布的乘客级AAV数据显示,以卖出了37台的双座型EHang 216为例,具有最大有效载荷的设计飞行时间仅为21分钟,最大有效载荷的设计飞行距离仅为35公里,充一次电却至多需要120分钟,显然无法满足长时间的空中运营。

  公开资料显示,大疆科技从2008年开始申请与无人机技术相关的专利,截止2017年,公司的专利公开数916项,拥有国家专利3206项。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亿航在中国拥有138项授权专利。或许为了让「空中巴士」的梦想落地,亿航还需要苦练内功。

  从目前IPO的进程看,亿航无人机这是要抢先大疆成为中国无人机领域海外第一股。

*本文作者,由飞机E族FEIJIZU合作伙伴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飞机E族处理。
MORE+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