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无人机被完爆:我们完成原型机时中国都造出14架了

2019-12-26业界新闻
今年2月,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警方依靠大疆无人机找到了一名夜间失踪、情绪不稳的聋哑男孩,并将其安全带回。大疆希望,类似这样的故事能够缓解日益加剧的猜疑、日益严格的监管规定,以及中美关系所带来的威胁其业务

  今年2月,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警方依靠大疆无人机找到了一名夜间失踪、情绪不稳的聋哑男孩,并将其安全带回。大疆希望,类似这样的故事能够缓解日益加剧的猜疑、日益严格的监管规定,以及中美关系所带来的威胁其业务的损害。

  然而,美国两院仍旧坚持通过相关法案,或将禁止美国军方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停止该国政府机构进行中国无人机的采购。

  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美国无人机制造业,仍“站队”中国无人机。

  香港《南华早报》10日在报道中援引资深人士说法称,中国无人机制造速度与成本皆优于美国,“当美国团队完成首架原型机时,中国可能已经造出14架了”。一家美国无人机制造商创始人表示,原本美国军方在百思买(美国大型消费电子零售商)花2000美元就能买一架符合其要求的无人机,但现在他们不能买到与之相当的产品了。

  美国方面曾多次将中国无人机视为“间谍设备”,称其会向中国政府传送信息。大疆北美发言人则表示,这种事情并不存在,并且整个华盛顿都在针对中国科技公司,但美国一些人想让无人机制造业重回美国是“童话般”的想法。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一众无人机制造商早已败阵大疆,其中包括曾经北美最大民用无人机厂商。

  大疆无人机 图:IC photo

  《南华早报》报道,近几个月以来,美国国会议员已经提出20多项与无人机相关的法案,其中许多都旨在监管或限制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重振美国无人机事业。

  指导7800亿美元年度军事预算开支的《国防授权法案》(NDAA)与《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 2019》(American Security Drone Act of 2019)便是典型案例,前者将有效禁止美国军方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后者将停止美国联邦、州和地方政府购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并为目前使用的(中国)无人机设定“退役”时间表。

  美国两院皆通过了这两部法案,它们距离成为法律或仅几步之遥。而该法案的矛头无疑指向了中国无人机厂商——大疆,美国陆军在2017年还曾禁止全军使用大疆无人机。

  参议院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称,中国在“窃取”他们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要认真对待中国的“威胁”。

  参议院议员里克?斯科特 图:美联社

  他说,“(虽然)美国政府支持从中国购买关键技术,比如无人机。但我们不允许这样”。

  然而,不难看出,这位议员发言中掺杂的无奈,即美国非常依赖中国的无人机。并且,他仍然在反复使用着“安全威胁”和“窃取知识产权”这样老套的说辞,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中国无人机可能会向中国政府传送信息。仿佛大疆的无人机就是个会飞行的“间谍设备”。

  10日上午,大疆对观察者网表示,当用户使用DJI大疆创新的无人机或其他技术产品时,所生产、存储和传输的数据都完全由用户掌握。且DJI大疆创新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信息安全问题,我们技术的安全性已经在全球得到反复验证,其中也包括美国政府和美国领先企业的独立验证。

  据报道,大疆北美发言人迈克尔·奥尔登堡(Michael Oldenburg)也表示,中国政府从未要求(我们)提供与“特定安全法案”相关的用户信息。并且,移交我们根本没有的信息也是不可能的。

  他说,无人机上的数据由用户自己控制,并且《国防授权法案》与《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并没有设定透明的标准,而是错误的将焦点放在无人机的原产国上。

  “(整个华盛顿)都在齐心协力,专门针对中国科技公司。我们也在密切关注此事,但现任(美国)政府相当不可预测,”奥尔登堡说。

  “美国有些人似乎有这样一种童话般的想法,即无人机制造业将回到美国。(然而)技术制造业早就转移到海外了。”

  此外,行业资深人士、技术咨询公司Guinn Partners负责人科林?吉恩(Colin Guinn)表示,相比中国制造无人机的速度与成本,美国的工程流程是如此的臃肿和缓慢。

  “当美国团队完成首架原型机时,中国已经制造出14架原型机,最后一架似乎已准备就绪。”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无人机制造商Impossible Aerospace的创始人斯宾塞?戈尔(Spencer Gore)则称,原本美国军方在百思买花2000美元就能买一架符合其要求的无人机,但现在他们不能买到与之相当的产品了。

  戈尔还认为美国缺乏远见,并且犀利的指出,“现在,我们正花费高达1亿美元,让(美国)这些公司重获新生。但这是纳税人的钱的最佳用途吗?(按市场经济规则)不是应该先让他们‘死去’吗?”

  还有人表示,美国五角大楼对大型军事承包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无人机的关注,让它忽视了小型无人机的战略价值。

  从这些发言人的评论来看,美国似乎想重振该国无人机事业,并试图让美国无人机制造商“起死回生”。

  然而,美国GoPro、Lily等无人机制造商早已败给大疆。3D Robotics(简称:3DR)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它曾是北美最大民用无人机厂商。

  3DR和大疆也曾旗鼓相当,但在大疆技术与价格的双重碾压下,本来体量就不大的3DR在2016年黯然退出无人机硬件市场,转为软件开发。

  3DR solo 无人机 图:IC photo

  然而,近年来,美国当地执法机构和基础设施运营商越来越依赖无人机,而多数无人机产自中国。据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估计,到2020年,美国将有700万架无人机投入使用,几乎是2016年的三倍。

  而大疆是全球最大的商用无人机厂商,市场对其产品的需求也日益增长。根据2018年数据,大疆在民用无人机市场中,占据高达74%的份额。

  2018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份额 数据:Skylogic Research

  尽管美国无人机行业已经呈现出“无力回天”的现状,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一边依赖中国无人机,一边又在抵制中国企业,将中国的一些企业列入“特朗普优选”体系。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民航业评论员张仲麟在今年5月发文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科技企业有一套“特朗普优选”体系,该体系主要有四个标准:该企业有着浓厚的中国色彩;该企业在行业内处龙头地位;该企业有着核心技术,且这些技术美国也不一定有;该企业没有在美国上市。

  显然,除了华为,大疆也符合以上标准。并且,美国陆军、美国国土安全部(DHS)等都曾发出关于大疆所谓的“风险提示”。

  2017年8月,美国陆军就以“大疆无人机存在安全漏洞”为由,禁止陆军各部门使用大疆无人机。当时美国陆军的一份内部文件还显示,共有300多件大疆的产品在美国陆军中服役,是此类现成装备中被使用最为广泛一家。

  尽管如此,目睹一切的美国空军,仍然在2018年采购了35架大疆公司Mavic Pro铂金版商用无人机。当时的采购文件显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另一种和大疆 Mavic Pro一样符合成本效益要求的可获得设备”。换而言之,除了大疆,别无选择。

  而原本准备采购八百多套大疆无人机的美国陆军,结果只能换成采购Instanteye Robotic的瞬眼MK3无人机。MK3无人机续航等性能不敌大疆,且一套瞬眼MK3系统价格达几万美元,大疆mavic pro则仅需一千多美元。

  在操作大疆mavic pro的美军士兵

  此外,今年5月,美国国土安全部(DHS)文件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存在数据风险问题,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这些无人机可能会将敏感信息传递给制造公司,而这些数据可能会提供给中国政府机构。

  然而,大疆在7月9日宣布,其旗下一套安全解决方案获美国内政部审查通过。后者在测试过程中,使用了大疆两款无人机机型。

  美国内政部在7月2日发布的报告中也提及到此事。该部门对大疆两款无人机进行了总计1245次(总计538小时)测试飞行,期间未发现“数据外泄”情况,且无人机运作良好。

*本文作者,由飞机E族FEIJIZU合作伙伴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飞机E族处理。
MORE+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