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航拍、剪大片,退休后他们用小镜头实现大理想

广州日报2020-08-11深度报道
八月的广州,阳光明媚。陈义成老师开着他的七座商务车,在大学城接送他的航拍队员们。这是他们疫情之后第一次集体外出活动。在嘻嘻哈哈的嬉闹声中,他们来到大学城一片翠绿的大草地上,开始了他们的航拍训练。他们,

八月的广州,阳光明媚。陈义成老师开着他的七座商务车,在大学城接送他的航拍队员们。这是他们疫情之后第一次集体外出活动。在嘻嘻哈哈的嬉闹声中,他们来到大学城一片翠绿的大草地上,开始了他们的航拍训练。

他们,是平均年龄70岁,看上去却只有50岁状态的“年轻人”;他们,是不但能用尽先进设备去拍摄,还能把视频做成大片的“影像达人”;他们,是退休后不满足于老有所乐,还希望能老有所用的一群乐龄长者。

在他们眼里,航拍是“上帝的眼睛”,能让他们的视野变得开阔,心胸变得开朗,而把拍回来的镜头做成大片,能让他们把美的世界和人文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传播正能量。

有趣!新手上路三次“炸机”

假如你以为无人机这类潮物都是年轻人的专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随着社会进步,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拥有更多财富和更开放的心态,他们不再受限于家庭,而是乐于学习、发展兴趣爱好、活出自我。

陈义成老师带领的团队就是这样一群时尚长者。无论是他们的的装备,抑或他们的精神状态,都很难看得出来是平均年龄70岁的长者。在训练活动中,他们每个人都是装备齐全。包括无人航拍机和根据不同场合随身携带的高级摄影器材等,往往是拖着行李箱前行却又乐此不疲。

他们手持遥控器,不断地推动着按钮,一架一架灰色或白色的无人航拍机在空中做着各种飞行拍摄,一会旋转,一会定格,一会高高升起,一会又来个低空飞行,随着飞机方向和位置的变换,手中操控器的屏幕上也出现一个又一个惊艳的镜头,引起不少路人旁观,而当他们发现玩航拍的竟然是一群长者时,更是惊讶。

“我今天教他们的是徒手接飞机,因为有些地方不适合无人机降落,所以要学会用手去接,而又不会被螺旋桨打伤”,全友乐老师一边做着示范一边告诉记者。原来,玩航拍不但要学会操作,就连降落都有学问?

说起第一次玩航拍,长者们就会说起很多笑话,还会互相揶揄。84岁的刘桂熙老师,手里拿着一部先进的迷你航拍机,正准备起飞。他告诉记者,这是他买的第一步航拍机,之前都是老师和同学们借给他玩。“一开始我很犹豫,怕年纪这么大学不会,但是他们都抢着把航拍机借给我玩,玩着玩着就中毒了哈哈”。

还有一些学员刚开始玩的时候,每一次飞机飞出去都提心吊胆,生怕飞机收不回来。他们当中,有人三次把飞机摔到了水里,也有人玩着玩着就把飞机给“毁”了,按他们行话说,叫“炸机”

飞机没了怎么办?再买!每次换新机都是因为“炸飞”或摔机,不得已换新机,更多的则是因为每次新出的机子功能更强大。无人机技术更新快,有时一年不到就更新换代了。而随着个人航拍技术的提高他们会希望有更好的装备来确保创作,于是每次都是像“追星”一样追着买。

当记者问道,会不会因为“追星”而被扣上攀比的帽子时,人称“大叔”的胡锡麟却另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就像现在已经没有人用以前的傻瓜机来拍照一样,时代在前进,社会在进步,用更先进的设备做出更好的作品,这是一种追求,当然也要量力而行。“

在队员中威望颇高的陈老师,曾经在老干大学影像班任教多年。而这一教,就让他和这群“同学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据陈老师介绍,这一群影像发烧友平均年龄近70岁,在老干大学学了几年后不肯罢休,想在影像制作方面更上一层楼,于是一直跟随陈老师到现在。”他们很可爱,也很有正能量,我愿意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带着他们成立了一个影像艺术俱乐部。影像俱乐部里又自发派生出专玩航拍的“飞行大队”、专玩GoPro小型摄像机的gopro研讨群等,大家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集结,享受快乐的退休生活”。

*本文作者,由飞机E族FEIJIZU合作伙伴广州日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飞机E族处理。
MORE+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