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月25日起完成转场 大兴南航如何实现南航大兴?

民航资源网 2020-10-25 深度报道
  2020年10月25日,重阳节,也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大日子。每年十月份最后一个周日零时都是中国民航新一期冬春航季的开始。南航在北京航班经历了三批转场,并于10月25日将此前在首都、大兴“两场运营”的广州、深

2020年10月25日,重阳节,也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大日子。每年十月份最后一个周日零时都是中国民航新一期冬春航季的开始。南航在北京航班经历了三批转场,并于10月25日将此前在首都、大兴“两场运营”的广州、深圳、成都、昆明四地航班全部转到大兴机场。南航正式告别了运营29年的首都机场,大兴南航时代正式全面开启,如何实现南航大兴?我们需要聚焦以下几个方面:

问题1:南航在京航班分批转场顺序是否有一定逻辑?

回答1:转场逻辑是:先转盈利较差的“瘦航线”,再转盈利较好的,最后一批转往返北京盈利最好的“肥航线”。从商业角度看,航班转场新机场,需要打破旅客既有在原机场出行惯性并要快速养成在新机场出行习惯。出行习惯切换势必会对南航往返北京航线的短期盈利能力一定构成巨大压力。但从另外角度看,北京大兴机场定位国际国内双枢纽,南航越早完成全部在京航班转场,就能越快降低在京两场运营成本,集中优势资源与大兴机场共成长,培育新市场、形成新优势、共享新收益。

  问题2:南航在大兴投运已有一年时间,双枢纽格局是否已经初显?

回答2:南航在京航线由首都机场转到大兴机场是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阶段陆续完成。受到疫情影响,国内航空市场竞争激烈、国际航空市场几近停摆,南航“广州-北京双枢纽”格局建成但尚未实现其预期规划功能。双枢纽协同作用全面发挥需要借助国内国际航空市场恢复到疫情前常态,并通过建立协同的航线网络和形成合理的航班波打造才能真正发掘出建设“广州-北京双枢纽”的真正潜在市场价值。

问题3:南航未来在机队规模上将是广州、北京均是200+,并且已经形成。这对建设双枢纽起到什么作用?

回答3:由于疫情影响,对于南航这样拥有庞大运力的航空公司。因为市场需求骤减,将溢出运力汇集到北上广深等国内航空优势机场是合乎逻辑的做法。南航在广州、北京两大枢纽超额运力汇集是疫情引发的“非常态”措施。从另一个方面看,也客观加速了南航北京枢纽的建设进度。

问题4:南航表示未来在大兴机场要加密广州、深圳等核心航线,增投乌鲁木齐、西安、武汉、长沙等基地市场,加强华东、西南等薄弱市场投入。如何解读南航这个航线计划?

回答4:随着我国构建经济双循环新格局全面开启,在国际航空市场恢复前,国内航空市场将始终处于供大于求的阶段。“优长板、补短板”是国内航空公司战术转型方向,南航新航季航线计划就是这一战术转型的具体实施举措。

  问题5:大兴南航何时大兴?如何大兴?

回答5:机场也好、航司也罢,均归属民航业。服务属性是民航业天然特征。大兴和南航的全面大兴时点和大兴路径的根本取决于机场服务半径区域的产业集聚速度和集聚能力。短期通过大兴机场与首都机场的航班价格优势和新机场旅游,仅能吸引旅游客源从大兴机场进出京,对时效性更加关注而对价格不敏感的商务客源将稳定在首都机场,甚至会出现南航商务常客“跳槽”到其他提供从首都机场进出京的航司的情况。大兴机场高端商务客源不在北京现有的CBD,而在雄安新区。雄安新区建设进度和相关事业企业单位科研院所进驻将是机场和南航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关注各相关主体进驻雄安新区节奏,“机场+南航”形成联合体主动对接相关主体航空出行需求并由针对性开展服务或将成为大兴南航能加速大兴的合理战术选择。等待疫情趋稳,国际航空市场回暖,南航将建成以“广州之路——以广州为枢纽服务亚澳+北京之路——以北京为枢纽服务欧美”的“双路”国际航线网络,加之北京、广州同为国内枢纽的优势,构建国际国内双复合型“航空枢纽+航线网络”将成为南航“十四五”的大格局和大战略。南航“广州-北京双枢纽”布局将有望成为服务我国“十四五”期间构建双循环经济新格局的最佳航空服务解决方案和通过构建“空中丝绸之路”服务建设“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最佳航空服务实践案例。

*本文作者,由飞机E族FEIJIZU合作伙伴民航资源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飞机E族处理。
MORE+
下一篇